南向是跨文化好的开始 但想深根需学当地语言

华神宣教学老师看南向宣教

「希望从短宣中,会有一些长宣的人产生!」这学期开始担任中华福音神学院宣教学老师的邱显正牧师,受访谈到台湾教会参与南向宣教的现况时,如此分享心中的期待。

邱牧师长期参与中华威克理夫翻译会的服事,曾于菲律宾宣教6年、泰国宣教4年,并到过许多宣教工场参访。他肯定台湾教会、机构不少都有投入在南向地区的短宣工作,是学习参与跨文化宣教很好的开始;但若想深根带出长远的影响,就需从学习当地语言开始。

中南半岛主要民族宣教士少
谈到南向,邱显正牧师先从1997年开始讲起。他说,97年香港回归中国,当时很多做中国事工的差会、NGO机构,纷纷将总部迁离香港,当时很多正是迁到泰国清迈(政经情势最稳定)。多年来,这些差会及NGO所关注的地区,就是现今所谓南向政策的国家,包括寮国、柬埔寨、越南、缅甸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不丹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尼泊尔等,而天主教国家菲律宾则是不少差会作为宣教训练的基地。

南向是跨文化好的开始 但想深根需学当地语言

邱显正牧师在宣教工场透过语言培训帮助当地民众

以台湾来说,对东南亚地区并不陌生,因为这些地区华侨很多,历世历代有很多从中国因为战乱、做生意而到此定居。也因此,东南亚成为台湾教会做跨文化工作非常好的桥梁,尤其在都市里的华侨,几世纪以来逐渐掌握该国经济命脉,而且很多都是基督徒,也很乐于奉献,所以是很好的福音契机。

邱牧师特别关心的是中南半岛山区有很多少数民族(跟中国西南地区融合在一起,可能两民族名称不同,但语言其实是一样),威克理夫长期关注少数民族,在中南半岛也有很多工作,先从他们语言文化的保存着手,进而推动少数民族的社区发展。

他提到,这些少数民族有一种情况需要关心—很多都没有身分,例如以难民身分留在泰国,泰国政府容许他们居留,但到城市打工就常被剥削,女性更变成雏妓及性工作者。前阵子NBA基督徒球星林书豪即跟着韩国牧者到泰国曼谷考察,关心当地弱势需要,也有很多差会在做人道救援的工作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关怀的部分。

尤其1974年洛桑会议把福音使命跟文化使命结合在一起,对教会来说,参与社会公益、扶贫跟福音使命都是紧密相关。例如也有机构关心被缅甸军政府迫害的山区少数民族的权益,藉着分享让外界知道当地的真相。

邱牧师指出,因着不少机构在做少数民族工作,现在他们信主比例算高,很多达30%以上,也有非常兴旺的教会。相对而言,针对中南半岛主要民族的宣教士比例却是比较低的,例如对于泰国、缅甸人口的最大族群,宣教士比例就不高,连带信主比例很低。

学语言认识当地文化世界观
这些年来,台湾教会及机构直接投入南向国家的扶贫、教育、医疗等工作,已有不少教会在做,只要当地有一个对口单位,会说华语,牵个线就可以过去服事。

邱牧师认为,相对于普世其他地区的宣教,台湾教会投入东南亚地区的比例较高,以教会为主体做宣教是无可厚非,因为弟兄姊妹多是利用寒暑假工作之余投入,是值得鼓励,因为到当地看了也比较会有宣教的眼光。但比较能深根通常还是透过差会,因差会是做长期的耕耘,看得比较长远;而教会的优势是动员很快,资源能很快运送。

身为神学院老师的他,对于教会短宣乐观其成,因为有做还是比没做好;但「如果要长期做,肯定要花时间学语言。因为语言是一个载体,没有学语言,不认识当地宗教、文化、世界观,很难深根,难有很深入的影响。」邱牧师提醒,南向地区国家都有比基督教传入时更有历史的宗教,如佛教、喇嘛教、伊斯兰教、印度教。基督教传进去面对的都是长久的宗教信仰,因此要向当地人传福音,透过短宣不是很容易,除非配合长宣,不然没有那幺乐观。

他说,东南亚国家宣教可从中文开始,门槛比较低,并有一种跨文化的氛围。他希望慢慢看到从短宣中会有一些长宣的人产生,有人住在当地才能够做的比较深入。「大部分长宣宣教士都是从短宣开始,愿意埋在那边五年、十年,教会再差派短宣队配搭,就比较容易深根。」

另外,像最近有两位中国年轻人到巴基斯坦,透过韩国人办的学校在当地发单张唱诗歌,后来因而被杀。邱牧师觉得非常难过与可惜,在南向地区宣教需要知道当地文化的底线,太高调的通常都有危险。

政策背后也有上帝的手在当中
从宣教学如何看南向政策?邱牧师表示,政府也是上帝手中的僕人,很多政策背后也都有上帝的手在当中。不管是台湾的南向政策或中国的一带一路,历史上也证明这些商业的契机,很自然成为宗教传播的管道,只要与当地人民深入的接触,自然会发生。

从基督徒生意人的角度,这就是很好的福音机会,透过南向政策、一带一路,可进行商业跟宣教的结合—「营商宣教」。邱牧师说,基督徒商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做生意,对当地有贡献与影响,发挥基督徒的品格,照顾他们的劳工及家人,为当地带来发展与祝福。

他在讲宣教课程时,都会提到华人在世界各地都非常勤奋,赚很多钱;但如果没有国度心胸,愿意将祝福与万民分享,到最后会产生痛苦,因为当地人会觉得华人把他们的经济资源掠夺了,所以会有排华事件。不过过去在排华事件中,也看到有一些工厂是基督徒开的,因为很照顾当地人,所以排华冲突时是当地人起来护卫这家公司,正是因为老闆很照顾他们。

另外,因为中国兴起,很多人都想学中文,中南半岛很多国家也将中文列为必修的第二外语,跟英文的地位已经差不多相等,各级学校都欢迎华语教师,中国在这方面就非常积极在做华语教学。因为华语教师的需求很大,也是南向宣教很好的机会,例如印度与中国有竞争关係,对中国派出的华语教师会比较有戒心,相对来讲会欢迎台湾的教师。

他指出,政府提倡南向政策,就会有签证上的方便,这对教会走出去也非常重要。因为国际上我们很多都没有邦交,藉着商业或NGO平台正是很好的国民外交,而宣教就是很深入的国民外交。

南向是跨文化好的开始 但想深根需学当地语言

邱显正牧师现担任华神宣教学老师(蔡明宪/摄影)

现在也是Networking时代,邱牧师提醒南向宣教时,要将当地的基督徒社群视为重要伙伴,可以学习当地基督徒社群解决问题的方法,不需要每次遇到问题都跟台湾搬救兵,而是与当地伙伴建立生命共同体的关係。

最重要是把宣教DNA带过去
过去在菲律宾宣教6年、泰国4年,对邱牧师来说,还没有去菲律宾之前,他原本所想到的「国外」就是美加纽澳;直到住在当中,才知道当时所谓的第三世界国家,是宣教最需要的地区,更看见他们是上帝很关心的一群。尤其所做的当地人没办法回报,正是耶稣所说「请客要请无力回报你的」。

他在泰国接触到非常多元的群体,如遇到巴基斯坦来的难民到泰国寻找政治庇护。也遇到很多不同的团队,用各样千千百百种的方式来表彰上帝爱世人的心,看见神的子民很积极做工,因为上帝很爱各地各方的人,「即使当地人不了解,上帝还是很爱他们,继续差派人去!」

他期待,政治上有国与国的区分,但在神的国度不能这样区分,神国工人需要放下政治上的疆域。「上帝一直把台湾跟中国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光景,聪明的办法是做一个槓桿,台湾可参与培训华人工人,去祝福各地!」

「无论去哪,最重要是把宣教DNA带过去!」邱牧师说,宣教工场只要有当地基督徒起来,从第一天就要告诉他们:「我们来这边祝福你们,希望你们把这样的火继续传下去,你们也要向邻族传福音!」南向宣教不只祝福他们,更大的祝福是让他们也成为有能力祝福别人的人!